星明天文台

国内外享有盛誉的业余天文台,在这里汇聚了众多的顶尖爱好者。我们致力于彗星,小行星,超新星,新星等各类新天体的发现。

3.45年绕太阳一圈,这个南京小伙的名字“上天”了《扬子晚报》

2021年5月1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公布了数百颗小行星命名,中国业余天文台“星明天文台”喜获4颗小行星命名,其中有两颗是南京小伙徐智坚发现的,在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有一颗小行星用了他的名字来命名。5月18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正在紫金山天文台攻读硕士学位的徐智坚,谈起这件事还有点不好意思,之前在台里一直没有声张,不过还是被老师和同学们发现了。徐智坚是“星明天文台”的建站“元老”之一,这个业余天文台与专业天文台和普通爱好者建立了良好的互动,不仅在小行星方面取得优异成果,还在超新星搜索等方面有很多建树,其运行模式在全世界都是独树一帜。

得到小行星命名后

他不好意思告诉老师同学

2021年5月1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发布了数百颗小行星命名,中国业余天文台“星明天文台”提交的4颗小行星获得正式命名,分别为“朱进”星、“阮建高”星、“孙国佑”星和“徐智坚”星,其中有两颗是徐智坚发现的。

南京小伙徐智坚是“星明天文台”的建站“元老”之一,是“星明天文台”核心组组员,而且已经从业余爱好者转为专业人员,正在紫金山天文台攻读硕士学位。

南京小伙徐智坚

徐智坚在“星明天文台”已经发现了14颗超新星、3颗河外新星、4颗永久编号小行星、数十颗新变星。通过紫金山天文台巡天计划发现56颗超新星,1颗河外新星。他还曾发现数百颗SOHO彗星,数量居世界第三,1颗STEREO彗星。

“徐智坚”星绕日公转周期约3.45年,轨道半长径约2.285天文单位。

小行星命名具有严肃性、唯一性和永久不可更改性,因此是一项国际性的、永久性的崇高荣誉。

徐智坚敦厚朴实,有一股“南京大萝卜味”,收获“徐智坚”星之后很是高兴,但也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还在读研究生,不应该太高调,所以一直没有告诉紫金山天文台里的老师和同学。

不过小行星命名也是天文界的大事,这个“秘密”很快被老师们发现了。

“星明天文台”获得命名的四颗小行星

星明天文台还有一批目标

正在等待验证

徐智坚能取得这个荣誉,和“星明天文台”是分不开的。

初中的时候,徐智坚就对天文产生了兴趣。进入高中之后,电脑和网络普及了,他经常上天文论坛,开阔了眼界,还买了一架天文望远镜。很多天文爱好者都在网络论坛和QQ群里,大家互相帮助,他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如今的“星明天文台”创始人高兴。

2007年,高兴联合徐智坚等十来个天文爱好者,创建了“星明天文台”。起初,他们小打小闹,搜索小行星,并用比较原始的方法寻找超新星。

因为发现小行星能够得到命名权,所以天文爱好者对此很有兴趣。“星明天文台”每次设备升级,都会进行一次小行星搜索工作,而且积累了一批目标,正在等待验证。

“徐智坚星”的轨道示意图

但是,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后来修改了规则,而且专业天文台的望远镜口径越来越大,能力越来越强,业余天文台发现小行星的难度越来越高。

高兴觉得总这样玩意义不大,就往两个方向拓展,一是和一些专业机构及研究人员合作,协助提供观测资料和数据,共同发表论文;第二是做公众科普,建立开放式的项目,让所有人都能参与。“星明天文台”推出的开放式项目非常成功,在科研和科普方面都成就斐然。

开放式的天文项目最早出现在国外。

高兴告诉记者,2004年的时候,美国有一个FMO项目,监测近地小行星,动员全球的天文爱好者来帮忙。但是,这个计划由于资金问题,运行了一年多就停止了。

2007年,英国推出“星系动物园”项目,通过网络招募志愿者,对上百万“疑似”星系的图片进行识别,分辨出图中究竟是漩涡星系还是椭圆星系,或者根本就不是星系。世界各地的网友参与的热情非常高,而且大大减轻了专业人员的工作量。

这两个项目高兴都参与了,并且从中受到启发。2007年,他和朋友们建起“星明天文台”之后,就想在国内推出类似的全民科学项目。

和国家天文台合作超新星搜寻项目

集合大批爱好者

2014年的时候,高兴见到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崔辰州博士,提出能不能以全民科学的方式,推出一个超新星搜寻项目,网友们不需要掌握太复杂的天文知识,就能参与进来,接触到天文发现的前沿。

国家天文台除了承担国家级的天文学研究,还会从事一些科普工作。崔辰州觉得这个想法非常有意义,就让一个团队和“星明天文台”合作,进行技术支持。2015年7月底,PSP项目正式上线。

国家天文台方面具体负责PSP项目技术支持的是樊东卫。

樊东卫本科专业是计算机,后来读了天文学的硕士和博士,毕业后进入国家天文台,在国家天文科学数据中心(虚拟天文台)从事天文大数据相关的工作,被朋友们笑称“搞天文的人里最懂代码的,写代码的人里最懂天文的”,做这个项目确实是最佳人选。

谈起搭建这个系统,樊东卫说得很简单:“PSP系统相当于一个硕士项目吧,我当时刚毕业,大概用了三个月时间完成了主要开发工作,以后断断续续有一些更新。”

国家天文台除了为“星明天文台”搭建PSP的软件系统,还提供了服务器和数据存储等支持,这个项目运行在阿里云上。

PSP项目操作起来非常简单,系统会提供两张图,一张是经过电脑处理的,可以更直观地看出来有没有超新星爆发,另一张是拍摄的原始图像,由用户进行对比。如果发现有新的亮点出现,就说明可能有新的超新星爆发,用户就在上面画一个圆圈,提交上去,然后就会有其他管理员帮助审核。目前PSP参与者已经超过10万人,如果有人确定取得新发现,还会获得证书。

和专业天文台相比,PSP的科普力量更大一些,但是和业余台相比,又具有很高的科研意义。

高兴说,PSP项目的第一目标不是为了发现超新星,因为在海量照片中寻找超新星是非常困难的,和大海捞针差不多。这个项目最重要的目的是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我觉得就像奥运会一样,拿到冠军的没有几个人,但是因为奥运精神,能够激励人们全面参与,成为一种文化。让更多人积极参与进来,是PSP的一个很重要的科学方向,或者说是主旨。”

苏州小伙计欣晟从小就对天文感兴趣,他在国外的一所大学读机械专业,但是一直在选修天文相关的课程。去年6月,他在B站上看到PSP的消息,就加入进来。如今他已经看了数万张PSP的图片,并且在星明台的QQ群里认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计欣晟还没有发现新的超新星,但是打算一直坚持下去。

苏州女孩蒋昕玙去年考上西北工业大学航天专业,她从2017年就开始参与PSP项目,现在已经发现了两颗超新星和一颗新星。

蒋昕玙发现超新星后获得PSP新人奖

这个成果的背后是辛勤的努力,蒋昕玙已经看了四五万张图,现在她还是“星明天文台”的秘书团成员,协助运营星明台的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她参加了大学里的天文小组,正在和同学们一起尝试做射电望远镜模型。

说起这些事情,蒋昕玙很是高兴,她对未来充满着憧憬:“从对天文感兴趣,到参加PSP,再到考上航天专业,我自己也觉得挺顺利的,能够一直按着自己比较喜欢的方向发展。我现在对毕业后的具体发展方向还没有确定,可能会从事火箭设计,如果有机会做行星探测方面的工作,应该也挺不错。”

运行模式独一无二

不亏待历史机遇

除了PSP项目,“星明天文台”还有彗星搜索计划等多个项目,而且正在推进一个大视场巡天项目,计划用6个大视场的天文望远镜组成阵列,以更大的角度对星空进行地毯式搜索,寻找超新星、变星等目标和比较亮的近地天体。

截至2021年3月14日,“星明天文台”已发现3颗彗星、7颗小行星(永久编号)、1颗亮红新星、1颗银河系新星、52颗超新星、34颗河外新星、7颗矮新星,还独立发现9颗(河外)新星和数十颗变星。

高兴是“星明天文台”的灵魂人物,他除了是业余天文学家,还是乌鲁木齐市第一中学的物理教师。

高兴

天文台的设备都是远程值守,成员不需要每天待在那里。不过设备总有维护或升级的时候,徐智坚说,这些出力的工作都是由高兴在做的。

“星明天文台”离乌鲁木齐市大约有100公里,随着设备使用年限的增长,问题逐渐增多。高兴说,如果设备不出问题,可能一个月也用不着去一次。但是如果设备出问题,说不定一个星期要跑好几趟,而且去了以后就得熬夜调试,“所以我就相当于一个大保姆,相当于技术支持,所以他们取得什么发现,都把我带上。”

星明台的有些设备已经用了十多年,有些老旧了,对此高兴的心态比较平和,“办法总比困难多,现在不像以前,为了发现一个成果,努力寻找最好的设备。咱们现在取得的发现已经很多了,目标也不是为了发现更多的东西,而是想做一些其他人没有做过的事情,用好现有的设备。”

“星明天文台”拥有较为完备的设备,与专业天文研究机构关系很好,与公众互动密切,取得非常好的成果。这样的业余天文台,在国内只有一个,国际上也很少。

有好几位“星明天文台”成员已经从业余天文爱好者转变为专业科研人员,在国内外研究机构深造,徐智坚就是其中一位。

高兴对此感到自豪,他说星明的强项是做介于业余和专业之间的事情。“星明的业余天文发现不仅在国内是第一的,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不小。”

但是,高兴非常谦逊和理性,他说天文不仅仅是这些工作,还包括很多内容,业余天文台各有所长。“我们最终的目的不是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大家既然热爱星空,喜欢天文,就是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个出口,让大家能够聚在一起。”

樊东卫说:“星明台有自己的科学目标,通过多年的运营,集合了一大批天文爱好者,我觉得星明台的运行模式在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在业余天文台中,我没有见过有比星明台成果更显著的。”

高兴是个足球迷,每周都会和朋友踢足球,说话也喜欢用足球做比喻,“就相当于踢球,总有一帮球友一起玩,踢完了各自忙自己的工作,但是大家心里都得有足球。可能你踢不进国家队,甚至连球友也踢不过,但是你要参与,要觉得自豪。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理念。当然,我们在球场上力求进球,在天文方面也力求取得成果。也许失败就在你旁边,但是我觉得历史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你就得付出100%的努力,认认真真地完成,不亏待这个机遇就可以了。”

紫牛新闻记者|宋世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