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猎手 来源:《中国日报》

中国日报网消息:英文《中国日报》11月15日报道:痴迷科学的中学物理老师高兴是中国最好的彗星猎手,最成功的民间天文爱好者之一。

白天,高兴是三尺讲台前认真教学的高中物理老师,夜晚,他是中国最好的彗星猎手。

三年的时间里,高兴,这个来自乌鲁木齐第一中学的物理老师总共累计发现两颗彗星,五颗新星。最近发现的一颗超新星也很可能是全新的。

2008年,他与江苏的民间天文爱好者陈韬共同发现了Comet C/2008 C1(Chen-Gao)。这颗彗星成为2008年世界上唯一一个由业余天文学家发现的新彗星。

2009年6月15日,他与来自杭州的杨瑞共同发现了P/2009 L2(Yang-Gao)。这颗彗星成为2009年全球业余天文学家发现的四颗新彗星之一。

两颗新彗星的发现,使得高兴成为了中国大陆唯一一个两次获得埃德加·威尔逊奖的人。埃德加·威尔逊奖一年举行一次,是国际权威的天文学奖项,用于奖励全球业余天文爱好者用业余的设备所获得的彗星发现。所有获奖者,都是当年新彗星的发现人,将平分134,000元的奖金。

传统的天文观测需要观测者人工透过望远镜死死地盯着夜空,在某一瞬间捕捉下从未发现过的微弱光芒。36岁的高兴并没有遵循这种传统的观测方法来取得他的彗星发现。2006年他在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南山基地建立了大陆首个个人天文观测台。在这个位于乌鲁木齐南部70公里的天文观测台内,望远镜和天体照相仪自动地、全面地搜寻着近地小新星、新星、超新星和彗星。

“我的天文观测台目前运行着三个天体观测项目。”这个高瘦、带着眼镜的老师说:“一个新星探测项目,一个超新星探测项目,还有一个彗星探测项目。

坐在乌鲁木齐的家中,高兴远程监控着位于南山基地两个小屋子里的三套设备,其中包括望远镜、长焦尽头,和数码相机。相机拍摄的照片通过网络传到高兴家中的电脑,而后他再将照片上传到由众多同好组成的讨论群中。

“全国各地的观星爱好者会帮我分析这些照片”高兴说:“彗星发现是一个真正系统的团队工作。”

童年乌鲁木齐美丽的天空培育了高兴对天体的喜爱。在学校,他是天文学社团的负责人,毕业后他与包括周兴明(1965-2004)在内的诸多著名的业余天文学家成为朋友。

周兴明是中国SOHO彗星探索的先驱,一生共发现64颗SOHO彗星(SOHO是太阳及太阳系周边环境探测卫星项目的英文首字母简写,是一个国际合作项目,于1995年弗罗里达开启,目的是为了研究太阳及其周边环境。目前已有超过1000个彗星被列为SOHO彗星)。

2004年周兴明逝于车祸后,高兴决定开始搜寻未知的彗星。

“我希望能完成他的心愿,让天空存在更多由中国人命名的彗星”高兴说。

他将自己的天文台命名为“兴明”。而由此开始搜寻彗星的旅程,则充满了诸多的难以预测的挑战。

为了建造天文台,高兴需要搭设移动屋顶,调整三台器械并独自编写使电脑实现远程控制的电脑程序。

天文台建好后,一日夜晚,南山的一台电脑死机了。第二日高兴只能搭乘公交赶到基地。

“我其实只需要赶到那儿,关机,再开机。可路程太远,这么简单的活整整花费了我一个下午的时间。”

在一个夏夜,从遥控摄像头里发现南山快下雨了。高兴远程调控关闭移动的房顶时,意外地发现房顶不能移动。

高兴只好打电话给离基地不远的朋友,最终朋友爬上屋顶,用手移动房顶才关上它。

“若机器在雨中淋一个小时,那我的设备就完了,”高兴说到。为了这些设备,他投入了超过200,000元的个人积蓄。

搜寻彗星的旅程也充斥着枯燥。

“我常常一回家狼吞虎咽吃完饭后,就坐在电脑前监控,一直到凌晨才歇息。”高兴说,“最近一段时间,为了在冬季到来前调整好设备,我都是早上4、5点才上床歇息。”

机器的调整必须要赶在冬季来临之前,因为“冬季电线易折”,而冬天晴朗的夜空是天文观测最佳的时机。

发现一个不知名彗星的背后,是高兴成百上千小时观测天空的努力。但在高兴自己看来,他的成功源于运气。

“搜寻到一颗未曾发现过的彗星不单单需要和全世界的彗星猎手竞争,更重要的是,你需要和时间赛跑。”

2008年2月2日,当陈韬告诉高兴,他和另一个彗星猎手在一张照片上发现了可疑的痕迹时,这样的赛跑就开始了。

高兴开始追踪这个可疑的彗星状物体,陈韬则将照片导入Photoshop中。他们搜寻彗星数据库和相关网站以确定这个“似彗星的移动物体”并不是照片上的噪点,也不是一个已知的彗星。

而后,他们通过坐标确定了该彗星的位置。

在查阅诸多数据后,他们终于确定前两天捕捉到的“类似彗星移动物体”正是一个还未发现过的彗星。高兴和陈韬将他们的发现报告给国际天文联合会的天文电报中心(Central Bureau for Astronomical Telegrams)和小天体中心(MPC)。

“一个半小时候,我们的报告被登在MPC的近地物体确认名单上,”高兴回忆到,“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发现通过了MPC专家的检阅,有资格获得进一步的确认。”

另一个中国彗星猎手在雅虎彗星邮件组发布了这个新发现。2月3日中午,该发现正式被确认并命名。

“我觉得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说,“在这场竞赛中,我们不眠不休跑了24个小时。”

他笑称,作为一个彗星猎手,他唯一怀念的,就是睡眠。

“只有在下雨天,我才可以和家人吃一顿安稳的晚饭,在钟声敲响24时前进入梦乡。”

(中国日报记者 陈亮 编辑 潘忠明)

来源:http://www.chinadaily.com.cn/hqzx/2010-10/15/content_11412266.htm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